联系我们

面试

查德威克(Chadwick Xu),联合创始人&深圳谷创投首席执行官– Interview Series

mm

更新

 on

Chadwick Xu,联合创始人& CEO of 深圳谷创投 由工程师为工程师提供硬件的公司。他们与初创公司合作进行原型设计,制造设计,测试,调试和制造其硬件产品。

您什么时候第一次想成为企业家?

从我1992年第一次来到深圳的第一天起,这就是我来这座城市的原因。我遵循的道路与当时的许多其他年轻毕业生相似,他们为一家公司工作,以学习,积累专业知识,建立联系并开始自己的生意。

 

您是在2004年创立了Zowee Technology,并于2010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的。您能否详细介绍一下Zowee是什么以及您创建这样一家成功公司的过程?

Zowee的创始人通过做生意互相认识,在Zowee成立之前,每个合伙人都有自己的生意。这个想法是,与其合并许多小企业,不如将小企业合并在一起并建立更大的公司变得有意义,因此Zowee诞生了。

Zowee被定位为合同制造商,直到今天仍然如此。除了我们付出的努力之外,我认为其成功的主要动力是整体经济环境。 1990年代和2000年代是中国人进入私营企业的黄金时代。中国的对外开放政策和强劲的全球需求创造了理想的机会。

 

深圳谷创投 (SVV)是您的最新创举。这项业务背后的灵感是什么?

Zowee的成功代表了“中国制造”的机遇,但在未来,最大的机遇不在于制造,而在于技术。 Zowee所利用的是中国所拥有的劳动红利,而SVV试图利用的是今天中国所拥有的工程红利。中国在研究方面仍然落后,但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工程技术人才。如果SVV能够建立一种机制,从而利用最佳的工程资源来支持高级研究,从而使研究更快地商业化,那将是一个互惠互利的业务结构。

此外,中国正在成为B2C和B2B业务中最大的单一市场,如果SVV的工程平台可以帮助国际深度科技初创企业更有效地进入中国市场,那将是另一个好处。

 

正在使用SVV的批量生产服务的哪些更有趣的公司?

有三组项目一直在使用SVV的小批量制造服务:

  1. 初创企业:通常,对于初创公司来说,要达到合同制造商愿意承担的数量,其增长曲线会很长。 SVV一直在初创企业还很小的时候提供帮助。该组是SVV支持最多的组。例如,可穿戴设备制造商Neosensory Buzz可以帮助遭受听力或视觉问题困扰的人们现在可以通过皮肤听到``环境''噪音,并最终改善他们的生活质量。 Sutro是一种水质监测设备,允许用户以24/7全天候访问其游泳池水质数据,并将其无线传输到手机上。

 

  1. 企业创新项目:这些项目被确定为在公司中“测试水”项目,取决于测试的进行方式,它可能会或可能不会转换为商业项目。例如,经过B / S / H IoT盒测试,可将未连接的家用电器转换为已连接的智能家电,或者空气质量数据监控设备MANN + HUMMEL计划将其嵌入现有的空气过滤器中。

 

  1. 大学和机构研究项目:有些研究人员需要构建和部署物理设备来验证或证明他们所做的研究,例如,北京大学一直在研究地震预报系统/算法,SVV帮助他们设计和建造了数百个单元,这些测试单元具有已在中国全国范围内部署,帮助研究人员收集了大量有价值的数据以进行研究。从2019年开始,国际研究机构加入了该研究计划,并且在台湾,日本,巴基斯坦,印度和其他国家/地区部署了更多的部门。

 

SVV使公司能够在全面投入生产之前使用其服务来对产品进行原型制作。您能否详细说明为什么SVV与其他竞争对手相比是原型开发的良好合作伙伴?

SVV不仅是原型服务提供商,而且是全周期开发平台提供商,包括原型设计,工程,开发,测试,认证预扫描,试生产验证和商业就绪的小规模生产。

这个全周期平台通常由大型制造商拥有,用于处理来自大型品牌的大规模订单。专用于创新的全周期平台是一种稀缺资源,不仅对于初创企业而言,对于公司而言,都是``测试水''创新项目的资源。

 

您能否讨论SVV的使用方式 计算机视觉 引导制造机器人更好地组装?

SVV并未在其自己的生产线上部署计算机视觉引导的机器人技术,因为SVV的设施仅用于小规模生产且用于较不成熟的产品,此类产品的产品通过手动组装可以更高效,因为机器人的生产效率更高体积更大,设计成熟的产品。但是,SVV在其整个开发过程中一直在支持计算机视觉引导的机器人启动。

 

在最近的Web Summit面板上,您讨论了由于机器人的精确性,机器人将如何很快取代人类的制造业。从组装过程中完全移除人员之前需要多长时间?

很难预测一个准确的时间点,但是它的出现速度可能比大多数人想的要快得多,而且它会逐渐出现,组装过程越标准化,就会被机器人取代的越早,并逐渐进入全自动过程的水平。

就像``美国工厂''中所示,机器人和人类一起工作的时间将更长,随着机器人取代人类的趋势越来越大,如果您长期呆在工厂中,这种替换过程就是相当明显。

 

您对当前中美之间的AI竞争有何看法?

竞争对经济和技术总是有利的,在几乎每种竞争情况下,输出都不像拳击那样,最终的结果是失败或胜利,相反,它通常最终以共生关系结束,每一方都以自身的差异化优势。

过去的几十年是中国在电信等领域逐步从低端到中端创新追赶直接与美国竞争的历史,但美国在大多数领域仍处于领先地位。在1800和1900年代,美国和欧盟工作非常努力,就像中国现在正在做的那样,但是财富和技术优势以某种方式建立了一个悠闲,依赖福利的社会。在许多情况下,中国的赶超是将美国和欧盟赶出自己的舒适区并驱使他们更具创新性以保持领先地位的力量。

 

关于SVV,您还有其他要分享的内容吗?

我一直在重申我对机器人从事的工作的看法,大多数讨论都在强调不利的一面,从人中拿走工作,增加失业率,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但是从好的方面来看,想象一下如果制造出更智能的机器来无限提高生产率,并不断增长,直到这些机器可以为地球上的每个人生产大量材料,那应该是AI革命的光明终点。

这几乎就是卡尔·马克思所说的理想世界,“从每个人的能力到每个人的需要”。或者,一个理想的乌托邦社会。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机会目睹饥饿从地球上完全消除。

我们很高兴SVV是这项新的AI革命的一部分,以帮助更多的创意变为现实。水滴最终会变成流淌的河流,参与并成为这一新历史的见证的想法对我们来说是巨大的回报。

感谢您对机器人技术的热烈讨论。要了解更多信息,读者可以访问 深圳谷创投.

SVV' s促销视频2020-从原型制作到制造-制作时间到了

在YouTube上观看此视频

安东尼·塔迪夫(Antoine Tardif)是 Futurist 他对AI和机器人技术的未来充满热情。他是 BlockVentures.com并已投资了50多个AI和区块链项目。他是的联合创始人 Securities.io 一个专注于数字证券的新闻网站,是unite.AI的创始合伙人。他也是 福布斯技术委员会。